8455新葡萄app

来源:广西纪检监察网
编辑:北海市纪委监委
时间:2021-10-28 18:27:14
私欲膨胀 带坏家风——广西合浦县政协原党组书记、主席韩传福案例剖析

“为党工作、为人民服务,心中总有个归属感、自豪感和荣誉感,这样的感觉真好,但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,一切为‘贪’字所剥夺了。”“我的人生不管是事业还是家庭,都曾受众人羡慕。但这一切都被我亲手毁了。”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,广西合浦县政协原党组书记、主席韩传福写下了这段满是懊悔的话。

韩传福,1965年11月出生,1992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曾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合浦县财政局党组书记、局长、县委常委、副县长、政协党组书记、政协主席等职。

2020年6月,韩传福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北海市纪委监委审查调查。经查,2007年至2020年期间,韩传福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,接受北海奇珠集团原董事长郑琦等18人请托,多次为其在优先拨付工程款、承揽工程项目、干部提拔任用等方面提供帮助、谋取利益,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800.1万元,索贿15.7万元。

2020年11月16日,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韩传福涉嫌受贿罪一案,韩传福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个月,罚金一百万元。不仅如此,其胞妹也因帮助处理赃款涉嫌洗钱犯罪被判处刑罚,一同身陷囹圄。

觉得自己过的不如别人——在心理失衡中甘被围猎

韩传福生长在合浦农村,是合浦本地成长起来的领导干部,翻开他的履历,有过在讲台、基层、机关等不同岗位的工作经历。曾经的韩传福,不管工作上还是生活中,都以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。在组织的培养下,步步成长为领导干部。然而,由于自认为有过奉献,创造过佳绩,得到过认可,逐渐变得忘乎所以,傲慢任性。随着职位的升迁、权力的增大,能决定的事情多了,接触的人广了,韩传福逐渐变得利益至上。

特别是2007年担任县财政局局长之后,由于财政资金有限,财政项目又比较多,资金拨付是“雨露均沾”还是“一家独大”便成了韩传福眼里大笔一挥就能够决定的事情。为此,该县的一些不法老板就成了韩传福办公室的常客,而韩传福也顺水推舟地成了不法老板的座上宾。

“为何这些人学问程度不高,日子却过得那么潇洒?自己的日子却‘涛声依旧’。”韩传福在忏悔书中写道,我当了财政局局长以后,掌握了全县的财政大权,决定着各方面的利益所在。于是各方面的人,就想接近我、拉拢我,玩弄着各种花样和我搞好关系,目的就是想利用我的职权为他们谋取利益提供帮助。这时,有人请我喝茶、请我吃饭、请我到歌厅唱歌。每天都有不同的人邀请我,他们请我吃饭都是高档的饭,喝的都是上好的酒,唱歌也有他们单位的人陪。”看到宴请自己的老板随随便便就花掉自己一个月的工资时,韩传福便萌生了通过手中权力“提升生活质量”的想法。

一旦心念不正,其行便不端,党纪国法在其眼中也形同虚设。韩传福在履行“一把手”主体责任上应付了事,组织党员干部学习党纪国法也只是走过场,在贯彻落实上,实行不严、要求不高,甚至存在不畏之心,思想的“总开关”逐渐松了扣、失了灵,原则阵地开始失守。

既想当官又想发财——在贪婪中步步放纵自我

2007年的中秋节是韩传福担任县财政局局长的第一个中秋节,昔日的几个“熟人”蠢蠢欲动,以各种名义给他送去红包。其中老板吴某为了优先拿到工程款,去到办公室送给了韩传福2万元。面对这突如其来的“大礼”,韩传福一开始内心是抗拒的,生怕收下后他们会给自己出难题、找麻烦。但碍于“熟人”面子,一番犹豫后,还是收下了。

恰在这时,不法商人奇珠集团原董事长郑琦找他聊天,“当个局长也不容易,整天跑上跑下,要花销,公家又不好开支,以后一起做点事,有钱大家一起赚。”一番“点拨”,“既想当官又想发财”的贪欲之火在韩传福心中点燃,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韩传福回忆:2008年春节,便开始有人给自己送“大钱”。一开始,半推半就收下了,可后来又有人接着送时,韩传福还有些害怕,怕出大问题,于是拒绝收钱甚至跑去退钱。当时的心情很复杂。不收吧,可惜。收吧,又怕家人知道了揪心,更怕被人告状。整天过着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,但观察几个月后,好像也很平静,没有什么议论。自己的贪念之胆就开始大了起来,整天想着法子去捞取好处费,满足自己的私利之心。后来逢年过节,不管是谁,凡是送好处的,来者不拒,照收不误。

以至于从2007年至2020年十几年间,在其担任合浦县财政局局长、合浦县副县长、合浦县政协主席的每一个职务上均收受他人贿赂,在工程审批拨付、承揽工程项目、干部提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,收受他人巨额贿赂。在党的十九大之后仍然不收敛、不收手,愈发肆无忌惮。甚至,在案发前的2020年春节,韩传福依然毫不犹豫便收下了老板彭某送上的礼金30万元。

利欲熏心的韩传福,在收受他人贿赂的同时,还做着“既当官又发财”的美梦,在合浦县担任领导干部,却投资经营合浦县的农业水利项目,违规从事营利活动,参与经商办企业。

审查调查中,办案人员惊讶地发现,韩传福住所处十多二十平方米的车库内停放的不是车,而是堆满了历年收受的各种高档白酒,占据了近半个车库。这种“礼尚往来”的背后,更多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利益交换。

带坏家风——在对抗组织中走向“不归”

直至案发,韩传福一直居住在2006年购买的一个套间里,家电、家具也都很简陋。然而,这只不过是韩传福掩盖自己违纪违法行为的一些“戏码”。

为掩人耳目,韩传福大多选择春节、中秋节收受不法老板的礼金,当成收点“节礼”“谢礼”,作为自己的心理安慰。2009年至2015年间,一名莫姓老板为了优先拨付工程款及为其亲戚提供帮助,在每年节日前分12次行贿礼金78.5万元给韩传福。莫某经常约韩传福在办公楼下、小区附近见面,然后递上一个大信封袋,韩传福则心领神会,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。

韩传福在陷入迷途的同时,还带坏了家风。为安全起见,韩传福每次收受大额礼金后,便转交其亲戚代为保管,还以其岳母、小舅子等亲属的名义购买别墅、商铺,让数百万资金不在自己名下,以期能够掩人耳目,并自作聪明地在个人事项报告中隐瞒房产情况,营造自己名下并无巨额财产的假象。

罔顾国法的韩传福,如果选择相信组织、依靠组织,尚还有挽救的机会。然而,韩传福把组织上给他的机会误以为自己聪明过人、可以蒙骗过关,继续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“我行我素”,对党不忠诚、不老实,做两面派、两面人。在侥幸心理的驱使下,2017年和2020年,在相关私营企业主被调查后,韩传福两次到市纪委说明情况,但却假装主动交代问题,实际上提供虚假信息,干扰、阻碍组织调查,企图蒙混过关。并在主动交代问题后,还收受了某私营企业主的30万元好处费。

然而,表面上的神不知鬼不觉和万无一失,只不过是韩传福的一厢情愿。2020年6月,被北海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后,在铁证面前,韩传福不得不承认了违纪违法事实。由于对抗组织审查调查,失去了从轻处罚的机会,被双开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。其胞妹也因帮助处理赃款涉嫌洗钱犯罪被判处刑罚。

令人唏嘘的是,2010年韩传福用贪来的钱在某高档小区购买了一栋别墅,但由于害怕暴露,在装修好之后从来没去住过一天,也从来不敢去看一次房子。因无人打理,花园长满荒草,房子里布满了蜘蛛网,木地板也被白蚁咬食拱了起来,一片荒凉。

身后有余忘缩手,眼前无路想回头。韩传福在接受庭审时深深忏悔道:“我的犯罪行为给家人带来了伤害,也让自己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我很悔恨……现在,我一无所有,我多么渴望有个完整的家。我只希翼带着妻子返回乡下老家,过着农耕生活,淡渡人生。陪着老人,安度晚年,尽点孝心,以报养育之恩。”但党纪是严明的,法律是神圣的,他必定要为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